octopus

章鱼节今天也想抱抱阿蒂拉

刷咕哒(♀)  三个晨曦

没啥剧情而且ooc注意,乙女注意,私设多如山,小学生文笔,而且感觉没啥剧情,立香没怎么上线,勿踩雷。
私设终章过后,五位英灵自愿受肉留在加勒底维持特异点,协助加勒底工作。五位英灵均已适应现代生活。立香(咕哒子)向迪卢木多告白被拒,独自回东木回归日常生活。(并不知道具体的终章剧情所以在乱写)第一篇字数能过眼的同人……
刷咕哒(♀)粮好少我要饿死了……自产自销的粮好难吃 ,自己都没脸看……

防误食分割——————————

        一片温润的雪原,湿湿的,凉凉的。空气里仿佛有无数细小的冰晶游弋其间,细细碎碎地折射出一片亮银。
      “迪卢快看,初春的第一场雪呦~”面前穿着红色小斗篷的少女朝自己灿烂地笑着,转身向银色雪原深处跑去。
        ——立香?
        别走。
        想喊住她,却发不出声音;想伸手拉住她,一切突然倏地散去,仿佛他根本没有进入到她的世界里。
         是梦啊。他睁眼环顾四周,天已经亮了,梳洗好便向餐厅走去。
         “早上好啊Lancer”,正在餐厅看报纸的红色弓兵用有些缺乏干劲的懒散语调向他打了招呼。Lancer怔了一下,回应了他。
          弓兵有些意外,视线离开报纸问到:“今天有点没精神啊?一会特异点巡视没问题吗?”“只是有点没睡好而已 ,不影响。”Lancer抱歉地笑笑,将思绪从清晨梦境中拉回,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弓兵闲聊着。
        “玛修,妈妈(立香)什么时候能回来呀?”清亮的童声在走廊里想起。尽管无法成长为大人,也希望杰克能在这次召唤时弥补一下缺失的童年。怀着这种有些天真的想法,立香也让杰克得到了肉体留在迦勒底。立香回去后,杰克格外缠着玛修,玛修俨然成为杰克的第二个监护人。
        “前辈目前在准备时钟塔六月份的考核哦 ,等考核结束前辈或许就会回来看看吧。”玛修笑着摸了摸玛修的头,用温柔又充满耐心的嗓音与小小的从者聊着。
         餐厅里的两人稍显尴尬的聊天随即终止了,两人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聚精会神地听着走廊上两个女生的谈话。
         “那妈妈现在怎么样?呐呐,妈妈刚才来信了吧,有提到我吗?”
          “真的是什么都瞒不过小杰克啊~前辈说她一切都好,还在准备考试,她那里刚刚下雪了呢。她还说她看到了好几个很可爱的绘本很适合小杰克,她一起寄过来了,吃完饭就给你哦。”
         “万岁~~~~”小小的Assassin雀跃着,开心地向餐厅跑去。
         “那玛修能在睡前念给我听吗?妈妈不在我今天晚上想跟玛修睡。”小杰克用央求的眼神望着玛修:“妈妈的话一定会抱着我给我念故事的。”纵使是加勒底防御能力最高的盾兵,玛修对儿童的眼神攻击也完全没有抵御能力。她看了一眼餐厅:今天早饭里有萝卜啊……
        “那杰克好好吃早餐,不能再把萝卜偷偷扔掉了。”
        “嗯~!”小杰克郑重地点了下头,规规矩矩地坐在椅子上等着开饭。
        “那小姑娘来信里吗?”红色的从者放下报纸,语气没有很大的起伏,但也能看出来他也很在意:“你回信的时候让她注意备考期间的饮食问题,别老吃快餐应付,熬夜也不能太晚。”
         前辈背地里叫他妈妈真的不是白叫的啊……玛修心里悄悄吐槽,不过也认真地应了下来,转头问向桌子对面的迪卢木多:“那Lancer先生有什么要跟前辈说的吗?”
        “……抱歉,我一时有点想不起来,master健康就好,下次再说吧。”迪卢木多略显尴尬地笑笑。
        前辈和Lancer先生之间仍然非常尴尬呢……玛修稍有些失落地想。不是说第一个分享下雪的人,一定是喜欢的人吗。前辈这封信,其实是想传达给迪卢木多先生的吧。

        她那里……真的下雪了啊。迪卢木多望着天花板,有些失神。
  

       “小玛修~立香酱又寄东西来了呦~♪”达芬奇把一个大包裹拿了过来。
      “前辈这次的包裹有点大啊……是衣服?!”玛修从包裹里抖出来了一件和服一件缀满蕾丝花边的女仆装。看了看便签,和服是给自己的,女仆装则是给阿蒂拉的……
        “虽然在准备考核 ,但是我还是悄悄混进了隔壁高中的文化祭!感觉女仆咖啡厅里面的妹子都超可爱,就买了一件她们的同款寄给了对现代裙装很感兴趣的阿蒂拉。另一件和服寄给玛修,回来有机会的话一定要穿上它一起参加夏日的庙会呦~”
         “卫(老)宫(妈)的话我有听,最近状态挺好的。听到迦勒底的各位都不错我很高兴。小杰克最近还好嘛?有挑食吗?卫宫和迪卢关系还不错吧?感觉最近准备的考核内容跟美狄亚老师讲的比简单好多,应该没有问题的,拜托老师继续给我讲更多魔法知识~”
          “ps:阿蒂拉的女仆装照,请务必回信的时候来一张。”
        “哎呀哎呀,我的学生真是越来越有我的风格了呢~眼光还不错~很适合白发的女生呢”美狄亚展开女仆装,心满意足地说到。
         居然让匈奴王穿女仆装……没想到前辈居然这么恶趣味……看到自己夏日祭的和服还正常,玛修舒了一口气。
        “杰克最近没有挑食哦~”小杰克拉拉玛修的衣角,邀功似的说到。
         “真是的,关系还是就那样啊,还能怎样。真是爱操闲心。”
         最爱操闲心的好像就是您呢Archer先生……
         “我……还是回来再试吧……感觉衣服很可爱……”阿蒂拉羞涩地小声说道,但是还是有一种迷一样的“这件绝对不能穿出去吧”的直觉。
        在一旁没发话的迪卢木多走了过来。玛修微微有些在意: 还以为Lancer先生会刻意保持距离呢……这封信倒是第一次提到了迪卢先生,但是语气不亲不疏。前辈现在是怎么想的呢……
        迪卢木多捡起了被衣服带出来掉在地上的一张硬制的纸。是一张照片。照片中央,一树繁花白的晶莹,白的纯粹。皎洁的花朵如一个个玲珑的玉盏。
        “我家门前的玉兰开得很漂亮呢。如果能带迪卢一起去看就好了。”
         立香的话突然在脑海中响起。
         这就是那棵玉兰啊。
         是夜。
         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的,他看见了那棵玉兰。他看见少女远远地在花下站着。玉兰与少女都沐浴在清亮的月光之下,微风拂过 ,一切静谧的仿佛能听见夜的呼吸。
        ——立香。
        他轻轻走到少女身后,像在特异点无数次那样自然地拉住她的手臂。少女像是被惊到了,猛然回头看向他。他还没来得及看清少女的表情,梦就又在清晨微凉的空气里消散得无影无踪。
        他看着自己的右手,上面仿佛还残留着她的温度。
        同时,日本东木。
        学习累了在休息的立香靠着玉兰树悄悄打起盹来。少女猛然惊醒,一片洁白的花瓣安静地飘落下来拂过了她的脸颊。
       刚才感觉到了迪卢站在自己身后?
       不是说不会再纠结于他了吗。立香自嘲般地笑笑,用力甩甩头让自己清醒过来。
         如果忍住没告白就好了。这样的话他的愿望也能完美实现了。
          还是喜欢他,不过已经跟他没有关系了。
          所以下次回迦勒底,和他和好吧。
        
          似乎是一个清晨。
          “迪卢,起床了,今天天气非常好呦~”
        只穿着大号的衬衫当睡衣的少女背对着窗户朝他灿烂地笑着。明媚的阳光泼洒而下,鸟鸣如碎银般明晃晃的,白色的薄窗帘在晨风中扬起,朦朦胧胧地遮住了少女的身形。
       迪卢木多微微眯起眼睛:  不是迦勒底吗?既而他猛然一惊:“立香!”
       未经任何思考地坐起伸手拽住她,少女没有任何防备地跌进他的怀里,却也没有表示不满或是挣扎。
       他牢牢地圈住了她,将头埋在她暖橙色的发间低头嗅着她颈间的气息:是她。终于抓住她了。
        骨节分明的手在柔韧纤细的腰肢间逡巡着,沿着白皙光洁的肌肤一路向上。手上滑腻温热的触感,怀里较好的身形,腿上微微增加的重量,让他更加清晰地感知到她的存在。
        她在这里。
        她被他固定在了这里。
        她这次无法离开。
         少女只是乖巧地依偎在他的怀里,安静地看着他的另一只手伸向自己衬衣的领口,一颗颗地解开衬衫的纽扣。
       猛然惊醒。迦勒底毫无温度的白色天花板映入眼帘。自己的身体也竟然微微有了反应。
      怎么会做这种梦?立香是我的主君,是我尽忠的对象,怎么能对她抱有这样的想法。经过一番自我催眠似的自我对话,他强行令自己不再思考梦境,拿起支在床边双枪向外走去。来自三个梦境的声音,被他深深压抑在了心里,他没有完全意识到,却也完全无法除去:立香,别走。
       晚上回到迦勒底,立香写给玛修的信又到了。玛修说,立香再过不久就要考核了,考核完成之后就能回来。
       不亲不疏地用毫无营养的句子表达了几乎是礼节性的期待,然后拿起枪向自己房间走去。
       “呐,你跟妈妈吵架了吗?”等枪兵回过神来,小杰克已经悄无声息地站在了他背后。
        小杰克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继续问道:“你是不是在躲着妈妈?明明之前跟妈妈那么近,但是现在好像连妈妈的信都在躲呢。”
       “妈妈快回来了,杰克每天都有在数日子呢。杰克希望妈妈回来大家都能在一起,不然妈妈会不开心的。虽然杰克还是想让你把妈妈让给我,吵架的话还是跟妈妈和好才乖呦。”
      虽然杰克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但是作为高阶的Assassin,她总是惊人地敏锐。迪卢木多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杰克,杰克却一下子被刚好过来的达芬奇拉走了。
      “小杰克到洗漱的时间了,玛修到处找你呢。”
     “嗯嗯,杰克这就回去~”小杰克迅速向自己的房间跑过去。小孩子的注意力还是很好分散的。
      “我说,这位先生最近是在烦恼些感情问题吗?可以跟我说说呦,毕竟现界之后我也有顺便研究心理嘛~比如说人理修复之后跟你关系一直很尴尬的立香酱?”
      竟然这么明显么?Lancer苦笑了一下:“她是一位合格的master,这趟旅程是我永远不会忘却的意外之喜。只是主君的感情,我无法回应,所以不知如何是好。”
     “立香对魅惑系的魔法抗性很高。我没记错的话你们早就是绊十了吧。立香的感情应该是基于羁绊之上的。”
     “如果是局限于Master与Servant的身份的话,第五次圣杯战争卫宫与美狄亚都有与Master成为恋人的记录,是恋人也是尽忠的对象,这并不矛盾。关键还是你内心对立香的感情是否超过了你所想想象的呢?”
       “那么迪卢先生晚安呦,明天有安排你的巡逻呢~”
       自嘲般地笑笑,表情终于放松了下来,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在紧紧封闭的,藏在世界尽头的迦勒底,在单调的颜色无限延伸的走廊,他抬起头仿佛看见了另一个未来。
       也许,等立香回来,就必须向她坦白了吧。向她还原那些被自己强行歪曲掉的感情,如果立香依旧在等着自己的话。

完……就这么多……
感觉迪卢的bg达成难度好大……其实就是想给刷子找一个不会将自己的愿望强加给刷子,尊重刷子的想法和愿望的cp,不过并没有写出来……感觉文章里浓浓的是我对杰克的爱……以及悄悄站了弓凛

恶搞一发大帝,大帝厨轻点喷(抱头逃走)

关于刷子情人节剧情一个很ky的脑洞
第一次发文,小学生文笔……轻喷……

抱着白色花束的枪兵刚走出门,就遇到了达芬奇。
“迪卢木多先生,这束花是送给咕哒子酱的吗?”
“是的,”绿衣枪兵略有些难为情地回答:“我一介武夫实在不知道该送些什么好,至少要送master一束像她一般纯洁的白蔷薇表示感激之情。能来到迦勒底,我由衷地感到高兴。”

“可是迪卢木多先生,”达芬奇语调一转:“我没记错的话,咕哒子酱好像有点花粉过敏。我记得她上次手指碰到花粉之后起了点红疹子呢。”

“诶?!”看来不能送花了。这措手不及的展开令迪卢木多愣住了。

“实在不知道送什么的话要不要当面问问咕哒子酱?那孩子很粗线条的,应该会毫不介意地说出想要的礼物吧。我还有工作先撤啦~”达芬奇给出一个实在说不上是上策却又十分实用的建议之后挥挥手回到了工坊。

“礼物嘛?嗯~~~”咕哒子偏着头盯着天花板认真思索着。突然,她眼睛一亮,目光落在枪兵的身上。
“听说给对方一缕头发能代表绝对信任呢,能不能给我一缕你的头发当护身符呢?”咕哒子眼睛放光,向枪兵不由分说地伸出了手:“额前那一缕,它长度应该够了,行吗?”

看了日服的剧情感觉有点怨念……刷子生日语音就是送花情人节怎么还是送花啊喂!我快爬墙爬到小太阳那边了😭认真地想了想枪哥的随身物品中有没有能让我这个痴汉打主意的……于是有了这个拔枪哥呆毛的脑洞……

PS:感觉拔呆毛之后刷子的颜值会略下降,于是混沌恶的咕哒最终放过了那一撮。